首页 >  经略研究院 >  动态 >  正文

 

张慧瑜:视觉现代性与二十世纪中国主体位置


日期:2015-04-17   | 来源:   | 作者:


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于2015年4月13日在文字斋举办了题为“视觉现代性与二十世纪中国主体位置”的讲座。讲座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张慧瑜主讲,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潘家恩老师主持,吸引了来自校内外师生的关注。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22.png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张慧瑜老师首先从鲁迅的“幻灯片事件”入手,放置到晚晴与民国的背景里来解读。在通常理解的鲁迅“启蒙者”、“革命者”的角色之上,细读《呐喊》自序,提出了旨在改变国民精神的鲁迅是现代医生,还是病人这样的基本问题。随后张慧瑜老师依据幻灯片中的三重主体位置——观众/学生,放映/摄像机,图片/影像来拆解“幻灯片事件”中三重主体,作为启蒙者的“我”,看客和被砍头者。张慧瑜老师先从“我”的形成入手,指出在五四之后的现代文学史上,父亲形象一直处于匮乏的状态,同样遭遇“父亲死亡”的鲁迅在日本遇到了藤野先生,迎来了新父,标志着“我”的主体形成。可是之后的“幻灯片事件”让“我”遭遇了分裂与统一,必须要处理自我与清醒的人或者熟睡的人的关系问题,这也就是经典的“铁屋子”寓言。“铁屋子”开启了鲁迅视野里的第一个空间,“我”究竟在“铁屋子”里面还是外面?在鲁迅的思考里,一种外在的威胁和伤害转移为一种内部的文明批判,一种自我批判,自我启蒙的故事。第二个空间是故乡的空间,在鲁迅那里,“故乡”是一种特殊的人生经验,张慧瑜老师结合最近的热点“乡愁”分析两个“闰土”的形象和热映影片《狼图腾》,指出鲁迅的“乡愁”并不同于当下流行的“乡愁”想象,当下的“乡愁”只不过把乡村固定为一种前工业时代的乡村田园的想象。张慧瑜老师之后分析了“看客”和“被砍头者”的角色,“看客”的功能是观看“我”,这时候“我”变成被启蒙的对象。而在“幻灯片事件”里“被砍头者”始终处于“不可见”的位置。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随后张慧瑜老师以一种宏观的视野把握二十世纪中国主体的呈现。从毛泽东时代的《红色娘子军》,1980年代再启蒙时期的《黄土地》、《老少爷们上法场》,再到1990年代的《鬼子来了》,21世纪的《南京,南京》可以发觉这三重主体一直存在,遗憾的是我们的视觉空间却很难再建构自我反思,自我启蒙的空间,反而往往只能借助西方的视角来复述我们自身的故事。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11.png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在讲座最后的交流环节,同学们都积极提问,现场气氛热烈。张慧瑜老师结合最近的《饥饿游戏》等影片,畅谈当今好莱坞影片中的想象和叙事困境,并且回到讲座开头的“乡愁”话题,“乡愁”的主体是谁是至今为止一直争议的问题。讲座主持潘家恩老师以自身的乡建经验,补充我们关注当下“乡愁”等话题,一定要颠覆以城市为中心的城乡二元格局的视野,不仅要有情怀,更要有宽阔的政治经济学视野。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撰稿人:张宗艺】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5HL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