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职员 >  学者专栏 >  刘小枫 >  动态 >  正文

 

阮炜:甘阳刘小枫理解的古典学并非狭义,不必再纠缠何为“正宗”


日期:2015-03-31   | 来源:   | 作者:


【今年恰逢“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西学与中学、传统与现代的辩证关系也越来越为思想界所关注。刘小枫教授和甘阳教授主编的“经典与解释”丛书15年来已出版350种经典与解释书籍,去年岁末“经典与解释”丛书出版纪念研讨会在人民大学举行后,引各方关注及争议,刘小枫教授也授权观察者网以一篇旧文予以回应。

       春节前夕,主编“古典学译丛”的学者阮炜教授(现任深圳大学西方研究所所长)走访一直致力于推广古典学的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六点分社,席间与社长倪为国先生就古典学发生争议。之后又与观察者网研究员聊及古典学争议,表示愿意写一些想法。阮伟老师告诉观察者网,倪为国先生赞成把争议发表出来。】
为国兄:
       我想你会同意,有两个话题主宰了年前华东师大的那次聚会,其中一个是“何为‘正宗’的古典学”,这是由你读到的《古典学不是刘小枫他们搞的那一套》一文引发的。那天,我们之间有一些分歧,你想知道我心目中究竟什么是“正宗”的古典学,但因当时还没仔细阅读该文及相关回应,我可能没讲清楚。回深圳后,利用假期仔细读了该文的正身《古典学在中国的是是非非》(作者于颖,下称《是是非非》),对多位学者的古典学观有了了解,再读了刘小枫作为回应的旧文《古典学的何种“传统”》和《模仿西方大学的古典学系?中国古典学决不能如此》,有了很多新想法,也发现我们的分歧缩小了。今天写这封信,希望能讲得更清楚一些,顺便也探讨一下围绕古典学的一些热点问题。
       古代语文与古典学

       首先,我们得对西方的古代语言和古典学作一个区分。回顾历史,不难发现并非一旦学了古希腊语、拉丁语,便是在搞古典学了。及至16世纪后半期莎士比亚时代,拉丁语虽已是英国学校的主要教学内容,但显然不能说英国人已经在研究古希腊罗马文明。他们学古代语言的目的是为了进大学学神学、法学和医学。这就好像1905废科举前中国学生读文言文,啃四书五经,是为了科举仕业,而并非研究古汉语及相应文明。当时,英国富家子弟所上的学校甚至被叫作“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当时人们重视的是语言本身。有机会去牛津剑桥读书者,其“文法”已大体过关,进大学后除了用拉丁语学习神学、法学或医学,还能进一步提高其基于“文法”的文化修养。


 

热门阅读
  • 【重大讲座】 柏拉图论个人与城邦的正义和幸福 Justice and Eudaimonia in State and Individual in Plato
  • 【文字斋讲座】第106讲:“文艺复兴”与中国当代文学的历史重述
  •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博雅学院 2020年教师招聘启事
  • 【博雅讲座】第32讲:流动的世界--人类学与我们所处的时代
  • 【文字斋讲座】第105讲:人文学科在当今时代的作用与功能
  • 【文字斋讲座】第104讲:明清时代的乡族与国家
  •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博雅学院关于公开招聘中心主任、副主任的通知
  • 校庆倒计时100天!!我是重大人,我为母校发红包!!
  • 拯救与逍遥 这本书是一次中西思想史的巡礼和对话。…[详细]

     

    重启古典诗学 学院成立以来的所有简报,包含党政工作、学术活动、教学工作、科研工作、学生活动及交流合作等多方面内容。…[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