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职员 >  学者专栏 >  动态 >  正文

 

有伊斯兰自中华来——印尼人中国观的变化


日期:2017-03-20   | 来源:   | 作者:


近年来,中国和印尼的经贸合作发展势头良好,中国企业在当地的投资迅速增长,引起很大反响。与此同时,印尼出现了一股强调伊斯兰教与中国历史渊源和现实友谊的思潮,相关论述在学术著作和主流媒体上频频出现。考虑到印尼曾持续反华数十年,而且多次反华暴乱都打着伊斯兰的旗号,这个转变是令人惊讶的。在中国与穆斯林众多的东南亚关系日趋紧密的今天,认为中国是伊斯兰之友的观点逐渐兴起,值得探究。


有伊斯兰自中华来:中国穆斯林的历史贡献


关于伊斯兰教如何传入印尼群岛,西方学者多认为是阿拉伯和印度穆斯林商人的功劳,华人的参与即使有也不重要。这个观点成为印尼的官方立场,被编入学校教科书加以讲授,持反对意见的学者则遭到严厉压制。穆尔贾纳在《印度的消失:爪哇王国与伊斯兰国家在马来世界的兴起》(1968)一书中认为,中国穆斯林在印尼尤其是爪哇伊斯兰化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该书出版三年后即被查禁。

1998年5月,饱受金融危机困扰、动荡不安的印尼,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反华暴乱,近1200名华人遇难,约150名华人妇女被强暴。针对华人的暴行遭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印尼的有识之士也由此对印尼政府和主流族群数十年来对华人的歧视和压迫进行了深刻反省。暴乱后不久,一手遮天三十多年、并对暴乱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苏哈托军人政权垮台,印尼进入了民主改革的新时期。哈比比、瓦希德、梅加瓦蒂和苏西洛等前后几任印尼总统都高度重视华人对印尼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作用,号召社会各界平等公允地对待华人。在这些开明政治家的推动下,华人的社会境遇有了极大改善,歧视华人的各项法规陆续被废除,华人可以组织各种社团,公开印刷发行华文报刊和书籍,华文教育也开始复兴。重新评价印尼华人的历史贡献,也因此成为可能。

2000年,印尼总统瓦希德公开承认自己有华人血统。同年,著名印尼语言文化专家、北京大学教授孔远志用印尼文写成的专著《中国穆斯林郑和访问印尼群岛揭秘》在印尼出版。2003年,印尼学者苏曼托在自己的著作中沿用穆尔贾纳的观点,认为在伊斯兰教向印尼传播的过程中,印度人和阿拉伯人有贡献,但郑和等来自中国的穆斯林所起的重要作用也是不容否认的。不久之后,穆尔贾纳的著作解禁,于2005年再版,引起热烈反响,三年间重印五次。相关著作也纷纷涌现,如有学者对荷兰殖民时期的华人社群进行研究之后认为,印尼华人没有更多地皈依伊斯兰和融入当地社会,与荷兰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有关。此外,还有一些研讨郑和历史功绩的书被翻译成印尼文,如华人学者陈大成的英文著作《郑和与东南亚伊斯兰》(2009)。

重视中国穆斯林历史地位的声音,同样出现在印尼报刊和博客,并在网上广为流传。如《共和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穆斯林的印尼影踪》的文章,指出中国穆斯林在“九大圣人”宣教印尼之前就已经来印尼定居了,其时间早于郑和下西洋。还有文章认为,九大圣人中有几位实际上是华人。

印尼学界和文化界的探讨,对印尼民众有何影响呢?根据印尼学者深入民间进行的考察,相当多的印尼人赞同这些观点,并反复征引圣训“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某公司职员据此认为,伊斯兰教由中国传来是不足为奇的。受访的一位宗教领袖虽然没读过穆尔贾纳的名著,但也认同是中国穆斯林把伊斯兰带到了印尼。一位报社编辑认为,强调郑和传播伊斯兰教的历史功绩,是印尼对中国崛起的自然反应。

印尼人思想上的这些变化,与当地华人的努力自然是分不开的。为了纪念郑和这位伟大的中国穆斯林,华人们创立了郑和基金会,捐资修建了位于泗水的郑和清真寺,还组织了一些以郑和为主题的学术研讨会。


有朋自东土来:印尼人心中的中国-伊斯兰友谊


如果说,印尼的改革家们善待华人的政策是华人和中国形象改善的内因,那么中国在新世纪的崛起则是一个强大的外因。越来越多的印尼人认为,“学问即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这句穆罕默德圣训不是一句抽象的勉励,而是要求穆斯林实实在在地向中国学习。过去,在印尼穆斯林眼中,中国是个共产党国家,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国家又不发达,没什么可学的。但随着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中国在印尼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人们对中国也就有了新的认识。

中国在印尼援建的工程项目,让印尼人直接见识到中国的实力。2009年6月,由中国提供4亿美元优惠贷款作为建设资金、并由中国路桥(集团)总公司和中国港湾建设(集团)总公司承建的苏腊马都大桥建成通车。这座全长18.5公里的大桥横跨马都拉海峡,联接泗水和马都拉岛,是印尼第一大桥。参与项目的印尼职员对中国经理和工程师们的工作表现非常佩服,认为他们在很多方面强于印尼同行,所以圣训得到了证实,应该向中国学习。

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本身有哪些方面吸引印尼人呢?有的人说,中国经过多年快速发展,逐步实现了现代化,能够压倒别的国家,这就是先知那句圣训的真义。也有人认为,中华传统文化教导人们互相尊重,宽容他人,热爱祖国,这些都和伊斯兰教的教诲是相通的。还有一种另类的解释,即印尼政治太腐败,美国趁机操控印尼,圣训的微言大义是中国可以制衡美国,使印尼不至于彻底沦为美国附庸。

印尼人对中国的肯定和赞赏,并不全来自他们自己的观察。印尼华人为改善印尼人的中国观,做了大量工作。首先是赞助学术研究,如上文提到的苏曼托那本学术著作,就是由与印尼华裔总会有合作的出版社出版的。该会还给苏曼托提供了研究资助。作为“少数中的少数”,印尼华人穆斯林在沟通各方的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2008年4月26-27日,由泗水华人穆斯林社群创办的郑和学会组织了以郑和、九大圣人和印尼华人穆斯林为主题的大型国际研讨会。此外,他们向印尼主流族群进行了积极的宣传,如组织印尼穆斯林参访中国,尤其是郑和的故乡——云南,让那些不相信郑和是穆斯林的人眼见为实。在印尼穆斯林与中国产生嫌隙时,印尼华人穆斯林还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2009年新疆“7·5”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要关闭新疆清真寺的流言一度盛行于印尼,部分印尼穆斯林对此感到不满,并聚集到泗水中国领事馆门前抗议。中国总领事前去拜访当地穆斯林领袖,向他们澄清流言、解释事件原委时,是由华人穆斯林领袖陪同和引见的。

不少印尼本土穆斯林也在努力。除了同样资助、举办学术活动之外,2010年7月,当地宗教组织还和中国伊斯兰协会合作,举办了“印尼-中国穆斯林文化展”,并在印尼各大城市巡回展出。在日常宗教活动中,他们也乐于肯定中国穆斯林对印尼伊斯兰教的贡献,因为在他们看来这表明伊斯兰属于全人类,不仅有助于巩固、发展中国和印尼友好关系,也能促进印尼各族群友好相处、共同繁荣。

当然,中国政府积极鼓励、推动两国交流的态度也很重要。例如,东爪哇的穆斯林领袖参访昆明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情接待。让他们吃惊的是,云南官员在陪同参观了郑和故里、拜谒了郑和陵墓之后,还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郑和是中国文化的标志性人物,代表了中国的多元文化主义。当这些印尼精英发现作为穆斯林的郑和在中国得到如此高的尊崇,当地宗教活动也得到政府的资助,他们对“共产党中国”刮目相看,随后也将其新感受传达给了广大的印尼穆斯林。在印尼,中国外交官频繁出席研讨中国-伊斯兰友好关系的活动并发表讲话,中国穆斯林团体和学者也多次访问雅加达和其他印尼城市。

虽然印尼人对中国的观感越来越积极,但印尼社会积聚了几十年的反华情绪,一时还不会彻底消散。至今,仍有一些印尼官员和平民质疑“五月暴乱”中大规模强奸罪行的真实性。在华人历史贡献的问题上,“九大圣人”中有华人之说,也遭到部分印尼人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不过是印尼华人为了改善自身境遇而编造出来的说法。有学者认为,郑和的穆斯林身份,也是印尼华人社群编造出来的神话。这些看法,固然是不同的学术意见,但却很难说跟印尼主流族群对华人的偏见没有关系。

总而言之,印尼人的中国观出现了可喜的变化。这既与中国在当地的积极投资和对印尼经济的支持有关,更是印尼社会各族群追求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的成果,对于中国深化与印尼乃至整个东盟的友好合作关系,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可资借鉴。不过,笔者认为,现有的论述还停留在较浅的层次。关于郑和及中国穆斯林南传伊斯兰教的历史贡献,有待深入考证、分析;更重要的是,不能把目光局限于传教这一史实,而应该站在文明交往、融合的高度,思考以儒家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沟通。如果不向历史上以刘智、王岱舆为代表的“以儒诠真”运动寻求思想资源,不深入发掘、建构儒家与伊斯兰的共通性,不赋予圣训所指的“中国学问”以人文实质,“有伊斯兰自中华来”的论述恐怕会流于浮浅。这或许是中印两国学界,尤其是中国的穆斯林学者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如果能贯通儒家与伊斯兰两大体系,发展出一套较为成熟的论述,不惟有功于印尼,亦可对增进中国国内民族团结和文化融合提供理念、知识和信心等方面的助益。

(发表于《社会观察》2012年第12期,刊登时有删节)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