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 >  文章 >  正文

 

经典阅读是全球化时代的选择


日期:2013-08-08   | 来源:   | 作者:


 6月30日,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东亚系主任张旭东做客第63期文汇讲堂,主讲《经典阅读在全球化时代的大学》,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受邀出任对话嘉宾。张旭东以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的核心课程为例谈人文教育经典阅读是全球化时代的选择


张旭东提出全球化时代的教育必须回归人的本源性。


陈思和探讨了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之间的矛盾



讲座吸引了不少中学生出席聆听并积极互动


  为何要回到经典阅读?首先要直面我们所处的无法回避的大环境——全球化的冲击。

  

      全球化竞争对人的适应性要求更高,经典阅读是强调回到人、回到理解和思考、回到人的自我陶冶意义上的教育,是从工业化到后工业化时代转换的需求。


  我们必须承认,全球化的准确定义是资本主义社会化商品生产、流通、消费的全球化,资本运作的全球化是它的经济基础,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社会、制度、文化现象。中国在世界分工、商品流通的意义上,已是全球化的内在组成部分。近30年来日益成为西学主流话语的“全球化”和“后现代”论述,实际上改写了在中国语境里谈“现代化”的前提:传统的工业化、追求GDP、粗放型、高能耗和不计社会和人的成本的“现代性”,恰恰被放在了“前现代”的位置。同样,“落后就要挨打”、“新启蒙”、“普世价值”这样一味追求“进步”和“先进”的必然性逻辑,也因为把人的思维限制在线性筒状态里,而不能适应一个更为多元、高度竞争性的、具有多种选项可能性的时代。后现代主义理论家杰姆逊指出,“现代”在全球范围里的饱和状态带来了“后现代”问题。今天生产领域和价值领域里的竞争,比如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从粗放型经济向知识密集型经济,从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到整个劳动力素质的提升、生活世界的重建等一系列的问题,都只能在“后现代”意义上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1] [2] [3] [4] 下一页

 

热门阅读
  • 博雅讲座:“面壁者”还是“破壁人”?——刘慈欣科幻小说中的乌托邦愿景
  • 文字斋讲座:漫谈柳青及《柳青传》
  • “当代乡村叙事与中国乡村的现实和未来”研讨会举办
  • 我院黄瑞成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古典拉丁语汉语大辞典》编纂”获得60万元滚动资助经费支持
  • 我院代启福副教授荣获第四届全国民族研究优秀成果奖三等奖
  • 【文字斋讲座】乡村春晚的跨文化传播政治经济学分析
  • 郭明义爱心团队高研院分队与沙区松林坡社区联合举办“九九重阳节”主题活动
  • 高研院&博雅学院举行2018级新生开学典礼
  • 学院工作记事 学院成立以来的所有简报,包含党政工作、学术活动、教学工作、科研工作、学生活动及交流合作等多方面内容。…[详细]

     

    数字民主的迷思 《数字民主的迷思》主要讨论互联网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聚焦的是“民主化”这一课题。针对公众关于网络民主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