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 >  文章 >  正文

 

唐杰:新世界观 新出发点


日期:2013-07-19   | 来源:唐 杰   | 作者:唐 杰


“法权秩序与中国道路:中外宪政比较”研讨会总结发言


                                     唐 杰  2013年7月7日下午





     诸位下午好,受陈颀和田院长助理的委托(笑),我来做个会议总结发言。


     前面海裔的总结体现了今后具体的安排,我的总结则是写了几句修辞性的话,作为对海裔总结的应和。(笑)


     两天的会议,密集的安排,特别是纵横于各个学科——这正是我们的特点所在,但参与者们的确会很累。




     首先感谢大家光临重大高研院,贡献了如此之多的思想亮点。兄弟我这个学哲学的(笑),两天来徘徊观望,在技术与材料细节上无所助益,似乎只能在情感上表示赞同或者反对(笑)。 但正如老黑格尔所言,密那法的猫头鹰只有在黄昏的时候才起飞,诸神的战争结束了,哲学该登场总结了。(笑)




     法权秩序与中国道路,两年以来,这样的标题一再表达着我们这群人的文化自觉:在古今中西之争的历史与思想背景之下,在现代中国日益回复到其可能应有的世界位置的前提之下,重新理解、重新表述,一种新的世界观。“世界观”,这个词两天来一再被我们提及。




     因此,我们审视宪政问题,不仅仅是泛泛地讨论法治的问题、契约的问题、民主的问题,也不满足于一般政治科学讨论中对自由、人权等基本价值的既定预设,然后试图以“法律想像”来规范社会现实,以“舶来的观念”来抱怨当下的政治治理。




     宪政问题对“今天”的我们来说,首先是回溯和重新理解我们的“革命与建国”的问题,我们何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究竟要建立什么样的现代国家?这是宪政论题在我们的历史语境中落地的根本原因所在。因此我们讨论“民国往事”,讨论“刺宋”与“约法”之争。而在革命与建国叙述的背后,是值得反思的几百年来的世界历史的强权逻辑,因此我们探讨了法律帝国主义、讨论叙利亚与日本宪政实践以及巴以冲突背后的霸权约束结构。进而,我们辨析了这种世界秩序背后的哲学与观念基础,在与康德、马基雅维利、卢梭等等西方先哲作了番对话之后,我们还揭示了西方政治历史叙述中的众多神话,英国大宪章与美国偶像应声倒下。(笑)




     然而,我们对未来的世界秩序想像究竟在哪里?实际上,对宪政问题的讨论,仍然反映的是我们这个绵延了数千年的文明,在向着现代的政治共同体转变时它的自我意识——我们在这里开会,实际上是这个文明的自我意识的表达——它必须向自己与世人表明,其道统与治统、历史与实践的正当性和普遍意义。因此,我们重新勾勒古老中国的伦理世界与天下理想(我们讨论了“窦娥”的案子、讨论了“大同”理想);我们重新理解革命与传统的关系,并把现代中国的治理经验作为提炼普遍原则的材料呈现出来:我们考察“一党执政”体制、考察“法院”与“工作组”、“大国资监管”等等的实际运作模式;为理解当下的世界秩序,我们还技术性地切入国际法体系、货币金融制度等等的实证研究。我们总是在不断寻求可能弥补现代性问题的种种中国智慧。当然,我们这群学者关注的问题还有很多,从高速铁路到产业集群,从地缘政治到新媒体研究等等,实际上,每一次的聚首,我们都呈上了极具新意的研究内容。




     总之,我们是在构建一个新的世界观的意义上,整合了各个学科的问题意识。诸位不要忘了,即使是大学建制与学科体系的建立,也是现代中国为实现自强自立的整体规划中的一部分。学术工业的生产方式、各学术领域里因袭的西方价值观念,不应该阻碍我们对于城邦的整体关怀。惟其如此,我们的学术才有久远的意义,我们有限的精力,才能真正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笑)




      我们应该庆幸,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历史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昨天我说康德缺乏这种契机),以致于我们可以讨论一种新的世界观。这是一百多年前那些“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前辈们所不敢想像的(笑)。将来的人们一定会怀念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处在现代中国最为繁荣的上升期,作着“星星之火足以燎原”的思想探索,我们与过去的那种“时代精神”还在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诸位,我们今天的思想努力,将来有可能成为教科书中的历史叙述逻辑和社会科学的方法论,我们今天锤炼出来的价值与规范,将来有可能成为新一代公民的基本公民德性。




     千里为重、广大为庆。重庆二字,多么美妙的契合,我们的事业就是这样的厚重与辽阔,恰恰就在重庆大学高研院,我们日益汇聚成一个学问的共同体。老话说“以仁会友、以友辅仁”:仁,是我们对“政”与“治”的追求,“友”则标志着这一追求需要一个拥有新世界观的共同体来承载,特别是青年学者的共同体,因为,这样一种世界观所面向的正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9月份,我们的博雅学院就会开张,恰恰以汇通古今中西、面向未来的教育模式为出发点;明年,酝酿中的亚非拉学院也有可能拉开序幕;从此上溯至“数年”以来(笑),渝新欧铁路的开通,联通全国以致缅甸的高速公路网的落成,通向印度洋的输油管道的建立,产业集群的西移,都让重庆成为我们踏足世界的一个全新的出发点。特别是,请注意我说特别是,(笑)重庆大学高研院的成立,正在为这种全新的出发做着思想和智力的双重准备。我们希望,“法权秩序与中国道路”研讨会,能在此办成一个品牌性的年会,每年都能汇聚八方才俊,在重庆,在这个总是超越既有想像力的地方,砥砺和发明属于未来的世界秩序的想像,建构我们自己的现代知识体系。




     欢迎大家再来高研院!欢迎大家常来高研院!谢谢。



 

热门阅读
  • 重庆大学经略研究院科普动画获得“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作品”荣誉称号
  • 【博雅讲座】童庆生:“为世界而爱”:语文学,世界文学和人文主义
  • “跨学科视野下的中日关系”学术会议顺利举办
  • 【文字斋讲座】跨国主义与美国移民史学
  • 【文字斋讲座】个人化、人民性与历史观——兼谈“新社会主义文学”
  • 【博雅讲座】人群中的人:黑色电影与现代侦探
  • 【重大讲座】温铁军:全球危机与中国道路
  • 【博雅讲座】马基雅维利的三副面孔
  • 学院工作简报 学院成立以来的所有简报,包含党政工作、学术活动、教学工作、科研工作、学生活动及交流合作等多方面内容。…[详细]

     

    数字民主的迷思 《数字民主的迷思》主要讨论互联网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聚焦的是“民主化”这一课题。针对公众关于网络民主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