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焦点动态 >  正文

 

高研院共和国研究中心举行第三次内部学术沙龙


日期:2018-04-09   | 来源:   | 作者:


2018年3月31日下午,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共和国研究中心第三次内部学术沙龙在文字斋报告厅顺利举行。本次沙龙主题为“识字之后——关于武训及《武训传》的讨论“,由郭春林教授主讲。参加本次学术沙龙的有高研院、电影学院的10位教师。



沙龙上半场,郭春林教授对历史人物“武训”的相关历史信息和他对《武训传》的研究思路进行介绍。武训出身贫寒,通过乞讨、卖艺、打零工以及接受捐款等渠道积累资金、购买土地,进而通过放贷、收租赚取更多资金。在当地士绅的协助下武训利用这些资财,大兴义学。郭春林教授尝试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视角重新审视“武训”,提出:穷人究竟是读书能摆脱贫困还是有了土地才能摆脱贫困?有没有一种制度能让穷人既能接受教育也能拥有土地?此外,他认为,从电影《武训传》切入,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待“武训”:首先是作为历史人物的武训,其次是故事、传说中的武训,最后是作为电影主人公的武训。郭春林教授认为,武训及其事迹通过清朝官方的表彰和文学作品的渲染,已经部分脱离史实,他的事迹被高度概括为四个字——“行乞兴学”,而他放贷和经营土地的史实则被遗漏了。另外,为什么大清官员要旌表武训?旌表内容是什么?武训多大程度上实现了兴学的目的?武训兴学的目的和清朝官方旌表武训的内容是否一致?这些问题都存有研究空间。武训故事在清末和民国的传播情况也是郭教授的研究内容,比如,武训在这一时期是如何被建构成国民教育模范的?他还提出:电影《武训传》是怎样“缝合”民国和新中国“武训”故事的?他认为,从政治经济学角度看,新中国对《武训传》的批判是因为武训所兴的学最终还是为封建体制服务的,清朝官方对武训的旌表是为了体现封建体制对武训兴学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最终维系这一压迫体制。

沙龙下半场,现场各位教师围绕郭春林教授的主题发言进行了交流与讨论。李放春研究员认为,地主士绅是作为晚清社会的结构的存在,而武训则是一种反结构的存在,结构性的力量旌表了反结构的力量,是武训故事的独特性所在。另外,他还指出,从政治经济学角度来看,武训属于地主阶级,而在《武训传》中却被塑造为劳动人民的楷模,这与新中国的革命意识形态和当时正在进行的土改实践是相抵触的。《武训传》可谓是建国初期广泛存在的“思想混乱”的一个范例。张华认为《清史稿》将武训放入“孝义”中,而地方士绅杨树坊编录的方志将武训列为“乡贤”,其中的微妙有研究价值。李广益认为电影《武训传》将武训放贷的史实跳过,回避了政治经济体制问题。余昕认为,乡绅表彰武训兴义学的行为,是正统对异端的教化。郭春林指出,对《武训传》的平反最初是由20世纪80年代体制内的人员提出,这在一定意义上折射出前三十年在文化教育方面的确存在问题。金浪认为,无论历史还是当今,从民间伦理来看,被符号化的武训的确让人尊敬,但是毛主席看到了这一符号与新中国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冲突。电影学院教师鲜佳对《武训传》的版本情况做了补充说明,指出1944年就曾拍摄过一部,建国初发行的这部在情节上有诸多雷同。在此次沙龙会议上,众位教师还探讨、交流了许多其他关于“武训”的学术问题。

最后,共和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放春在总结中指出,对共和国初期历史的研究很有价值,以“国初”丰富而复杂的历史经验作为支点反观当代中国,会有许多新颖的体会。此外,共和国研究中心未来的学术研讨应同时注重原始文献与方法视角两个方面。至此,中心第三次内部学术沙龙在热情洋溢的氛围中结束。

(政经法研究中心2016级研究生 曾浪)

 

热门阅读
  • 【通识讲座】国文大讲堂(第一讲):《诗经》的文化精神
  • 【博雅讲座】第二十四讲:西周礼乐文明的精神构建
  • 博雅学院党委积极组织师生党员同志观看《厉害了,我的国》
  • 高研院共和国研究中心举行第三次内部学术沙龙
  • 博雅学院成功举办师生党员抄写“入党誓词”硬笔书法竞赛
  • 高研院教师积极举办校外讲座,促进学术交流
  • 博雅学院中心组召开“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加快推进学校‘双一流’建设”专题学习
  • 高研院&博雅学院开展新学期安全教育工作
  • 学院工作记事 学院成立以来的所有简报,包含党政工作、学术活动、教学工作、科研工作、学生活动及交流合作等多方面内容。…[详细]

     

    数字民主的迷思 《数字民主的迷思》主要讨论互联网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聚焦的是“民主化”这一课题。针对公众关于网络民主的…[详细]